廣播台

精彩推薦

相逢有緣

[複製鏈接]
分享到:
ygftr65 發表於 2018-1-19 00:11: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相逢有緣
      
   
      
      
    我有個不太好的習慣,就是每晚睡不著覺就干脆穿好衣服到宿舍樓外走一走。剛進入大學,自然沒那么快適應宿舍的環境,那和家里是沒的比,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失眠了,真它媽的怪。
      
    我在床上已經翻來覆去N遍了,可宿舍里的幾個家伙睡的跟豬似的,光那鼾聲就夠要我命的。
      
    “!”我在黑暗中比劃著中指,“嚴重的鄙視你們!”
      
    實在是睡不著了,我就搞不懂,我的精神頭怎么就這么好哪?宿舍的幾個家伙還一個勁羨慕哪,老實講也真是,能考上這所頗有歷史年頭和名氣的大學,誰能沒在高中三年練過基本功,只不過我的功夫太厲害了,一到夜里,一個勁的亢奮,真招架不住啊。
      
    老馬曾擠著眼說:“喂,兄弟,改天把弟妹叫來,一起吃個飯吧。”其他人都起哄。
      
    這群狼,一看他們眼中閃爍的光,我的頭皮都發炸,碰上你們,我的寶貝豈不被你們給污染了,堅決不行。我板著臉,“重色輕友的家伙,弟兄們卸了他的。”一幫人把我壓個半死。
      
    還是去走走吧,我嘆了口氣,坐起身來。
      
    剛拉開門,就有一道陰風直鉆進衣服里去了,雞皮疙瘩像雨后竹筍起了一身。雖然剛入秋,那氣溫降的像崩盤的股市是一直走下坡路。
      
    “啊嚏。”我重重打了個哈欠,屋里的幾位還是連個動靜也沒有,“日。”我輕輕帶上了門。
      
    我輕巧的翻過公寓欄桿,在昏暗的燈光下,整理了一下發型,看來半個月的軍訓還是蠻有成果的。我心頭鬼笑不已,剛要邁步離開,只聽公寓值班室里“啪”的一聲,燈亮了。我倒,難道被發現了,這還了得,趕緊跑,本來酥軟的身子像塞了超量燃料的火箭,幾個箭步,轉到了公寓的另一側。
      
    男公寓和女公寓之間的直徑距離是五十步,我送凝雪的時候偷偷用步子量過。從這一面看,男公寓正好對著女公寓的大門,也不知當初設計這兩座公寓的設計師是不是深陷愛河之中,為我們后來者提供了極佳的地理位置和機會,真要感謝他。
      
      我心頭的念想轉了幾轉,看到在夜色中寧靜的女公寓,終于還是收回目光,慢步走開了。
      
      這條路據我的印象是沒在夜中走過的,平時都是往右一轉,從岔路上往場走,今夜是因為出了點小狀況,急不擇路,跑到這里。既然如此就是緣分,那就朝這條路上走唄,我還是比較信這個的,雖然現在在修唯物主義哲學。
      
      這條路大約三百多米遠,有六個古香古色的老路燈,好久沒換了,那光都有些營養不良,黃黃的只能照亮兩三米遠的樣子,所以整條路還是黑乎乎的,六盞路燈倒像是幽冥路上的引路燈,想到這,心里突然很涼,不由緊了一下衣服,故作惡狠狠的說:“碰上鬼又怎么樣,男鬼直接滅了,女鬼嗎?嘿嘿。”我給自己壯著膽,又想起了凝雪。
      
      就是前幾天晚上,剛吃過飯,我對凝雪說:“雪兒,來這城市也兩月了,夜市還沒逛過哪,今晚去逛一逛。”我雖用商量的語氣,卻摟著她的肩膀往外走。她仰著臉看我,像是要看出我的五臟六腑是什么顏色來。“逛夜市是吧。”她的語氣很有些問題,我有些不解,“不去。”還沒等我說話,她就硬邦邦的頂了回來。“為什么?”我更不解了。“人家怕黑嗎?”完了,她一撒嬌,我就垮臺了。接著她在我耳邊噓著氣說:“你們男人心里想什么,我清楚著哪。”暈,我想什么了,不就是逛夜市嗎?是你想多了吧。不去就不去,“絕對服從老婆領導,堅決擁護老婆的決定。”我又加了一句,“雪兒,你能告訴我,你為什么那么沒有安全感嗎?”我像征性的做了一個健美者的標準動作。平時無論她如何不高興,一看到我這個滑稽的動作,都會笑的像個傻瓜,今天卻黯然的低著頭,那眼淚就要奪眶而出。“好了,好了,我不問這個了,別哭。”老實講,我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
      
      我用力摟著她,她的頭靠在我的肩窩,我和她的腳步就停了下來,我有了想吻她的沖動。“吭吭”一個老頭在花壇邊一個勁咳嗽。我和他很有一段距離,在夜色中,這老頭的視力竟然比我還好,我只是影影綽綽的看到他。我咬了咬牙,狠狠瞪了老頭一眼,那老頭見我看著他,突然笑了,一張臉就像是被放大鏡放大了一百倍一樣的出現在我面前,我眼一暈,腳下踉蹌著,帶著凝雪趕緊離開。“怎么了?”凝雪問,好在剛才那幕景象她沒看到,不然嚇著她就罪過了。“沒事。”我迅速在她櫻唇上吻了一下。“又占我便宜。”粉拳輕輕落到了我的胸口。
      
     燈光實在太昏暗了,想體現歷史悠久也不能這樣啊。我一邊埋怨一邊走,走過了第二根路燈時才把低著的頭抬起來一下,當準備再次低下時,忽然覺得有道白色的影子在眼前一晃,“咿,是什么東西,難道會有人跟我一個習慣,也喜歡在夜里游蕩,真是有緣分啊。”我模模糊糊看到在第三個路燈和第四個路燈之間的石凳上坐著一個白色的影子,哦,不是影子,應該是人。
      
     我實在不敢確定那是一個影子,還是一個人。自從上次被老頭看了一眼后,我就懷疑自己的眼睛有問題,還瞞著凝雪去看過一次哪,那女醫生像起誓一般的說:“你的視力很好,我敢保證。”我自然相信她的話,漂亮女人的話,是男人都會信,我當然不例外。
      
     我又怕驚擾到她,又小心翼翼戒備著地往前慢慢地走,每一步邁的距離都很小。
      
     那白色的影子,不,是穿著白色裙子的女孩,似乎在低著頭看書,頭發很長,黑的刺眼,把整個頭都嚴實的包裹起來,同樣也擋住了她注意到我的視線,看來她很用功。“猛,太猛了,若是男的,只怕會是個對手,這么晚還在看書,I服了YOU。”我心里嘀咕著慢慢走近她。
      
     “咿!”我越是走近她越覺得她像凝雪,那身段,那長發,還有那坐姿,也太像了吧。我曾把大學里的各個美女看過一遍,決沒有一個女孩長的和我的雪兒相象,這個女孩應該不會是個例外,這是怎么回事哪。
      
      我的腳步更慢了,“會是她嗎?她不是怕黑嗎?她也沒有夜里閑逛的習慣啊?這到底有什么不對勁啊。”我越來越疑惑,終于,我決定去看看她到底是何許人也?
      
      有了這個念頭,我的腳步就像飄了起來一般到了女孩身邊,她大概注意力集中過了頭,沒發現自己身邊站著一個人。
      
      “這就是雪兒。”剛才離的遠些,沒看清,現在離的近了,自然可以辨清是不是她。
      
      她還是沒動,身子像一個雕像,如果要命名的話,就會叫“學習者”。
      
      難道她還在生我的氣,我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啊。”我的身子又突然彈了起北京有專治白癜風的醫院來,好冷啊,她怎么會在這么冷的石凳上坐這么久啊,她不要命了嗎?我的頭一陣發蒙,還是忍著坐了下去。
      
      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凝雪看我打的菜,不是魚頭豆腐就是鹵汁豆腐,就皺著眉說:“你怎么這么喜哪里治療白癜風好歡吃豆腐啊。”我鬼笑道:“我就是喜歡吃你豆腐。”一下子嘴巴被她用肥豬肉堵住了,這下子人可丟大了,我當著幾百人的面是大吐特吐,氣的凝雪摔了盤子就走了。發了一下午短信也不回,搞的我今夜失眠。早告訴她我對豬肉過敏,她還拿豬肉堵我,我不吐才怪哪。
      
    “雪兒,你還生我的氣啊,天這么冷,你怎么跑出來了,穿這么少,會生病的,回去吧,啊。”我用手去扳她瘦弱的肩頭,讓她正對著我。
     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 
    “啊!”我極度驚恐的大叫起來,我看到一張蒼白無比的臉,那眼睛竟然是、竟然是血紅色的,嘴角還汩汩流著血,地上已經紅成了一灘。
      
    “啊!啊!啊!”我的心理素質再好也經不住真的和鬼面對面時的恐懼,然而,我的求救信號,雖然凄厲高亢,卻消失在濃重的*夜色*(請刪除)中,整座校園一片平靜。
      
    我的身子向后仰了過去,想借機逃走。女鬼的手卻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不要走,陪陪我,我好孤單啊。”女鬼說著,把我往她身上拉。如果是雪兒這么要求,我就是死也會留下,可是,現在是……,天啊,主啊,滿天神佛啊,救救我啊。我狂言亂語,可就是很清醒,事后我就納悶了,當時怎么沒有暈倒了事。
      
    我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她把我攬到了身上,長長的頭發遮住了僅有的一點光亮。
      
    我感覺到她的舌頭在舔拭我血管繃緊的脖子,她要吸我的血。我毛骨悚然,手腳一起發力把女鬼的衣服撕的稀爛,被風一吹,宛如漫天飄起了大雪。
      
    “真是緣分啊,我苦苦等了十年,終于可以離開這個無聊的人間了。”女鬼把吸食的動作停了,猛的冒出這么一句話。接著我的脖子一陣刺痛,身體內的血找到了一個出口,瘋狂的奔跑出去。
      
    我最后的意識在閃過父母親朋之后,定格在我和凝雪相識的那個中午。
      
    我剛走出火車站,就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孩一臉迷茫的站在路邊發呆,我登時眼前一亮,“好事啊,緣分吶。”我在車夫、的哥包圍她之前,走了過去。“需要幫忙嗎?”我彬彬有禮的說。凝雪轉過頭,我心底暗叫一聲:“清純。”“你是來上大學的學生吧。”“是啊,你知道¥¥大學怎么走嗎?”“這么巧,我也是這所大學的,一塊吧。”我不由分說拎起了他的箱子就走,她亦步亦趨地跟著。
      
    看著111路公交車,她有些疑惑的問“是這輛車嗎?”我含笑點了點頭,“剛才你干嗎站在那發呆啊。”凝雪紅了臉,低聲說:“我分不清方向了。”
      
    幫她把箱子拎到了公寓前,我才記起問她的名字。“我叫宋凝雪!”她把手伸了過來,我一把緊握住,“朱立人。”
      
    這個世界怎么是白的,難道地獄是白的嗎?不對啊,天堂才應該是白色的,天堂,我的意識跳出這么一個詞,啊,我入了天堂,“哈哈。”“啊,好疼。”脖子竟然捆著一群白紗布,一高興扯動了傷口。
      
    我睜大了眼睛再看四周,是一間病房,不是天堂,空歡喜一場。沒死,那就不用和我的雪兒分開了,我又一陣高興,正要下床,看到房門一響,一個女孩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碗湯。
      
    “雪兒。”我看著一動不動的凝雪,輕聲喚了一聲。“砰。”我的早餐,就這樣結束了。
      
    凝雪撲到我的懷里,兩只手緊緊抱著我,“你怎么這么傻啊,我只是一下午不理你,你就去,你嚇死我了,你死了,我怎么辦啊。嗚嗚。”凝雪哭的花容憔悴、天地含愁。
      
    什么,什么,,我這么愛惜生命的人,怎么會去,見鬼了,對,就是見鬼了。我想給凝雪解釋又怕她害怕,更怕她誤會我是腦震蕩,那還得了,不說,不能說。
      
    我拍拍她的肩膀,不說一個字,只有她還在自責,“我再也不耍小性子了。”
wyokv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意義,有收獲,謝謝提供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武漢工商注冊www.liangyigs.com

使用高級回帖 (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復

游客
請先登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
現在加入交友浦窩HK,注冊一個賬號
返回頂部快速回復上一主題下一主題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機訪問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